DNA鉴定女儿非亲生

时间:2020-08-19 12:08 作者:admin 分享到:
DNA鉴定女儿非亲生,妻子购房与已婚男同居,距家只有15分钟车程
一天妻子在给3岁女儿洗澡,女儿突然问妈妈:“妈妈,我为什么有两个爸爸呢?”
身为丈夫的山东泰安人刘凯在旁边听得一清二楚,赶紧追问妻子,但是妻子却找各种理由搪塞过去了,神情有点慌乱。
后来刘凯去做了一个亲子鉴定,却意外发现了一个惊天劈雷。


刚结婚就独自出去旅游刘凯今年29岁,现在泰安市某企业上班。2014年经人介绍认识了小梅,小梅身材高挑、温柔娴熟,并且勤俭节约,是一位好妻子的人选。
后来两人顺理成章进入婚姻。
两人结婚后,外出去旅游了一周度蜜月。
蜜月回来之后,小梅只上了一天班,又请了一周的假独自去江苏玩。
刘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,说一个人有什么好玩的。
小梅说,趁还没有小孩,应该多出去玩玩。刘凯拗不过小梅,只好同意让小梅一人出去玩。
“我现在想想,这就是她当时给我设的局。”刘凯说。



2016年4月,小梅生下女儿。
“我的父亲在我18岁时就去世了,因为这个特殊的经历,我的家庭观念很强,对亲情非常珍惜。”女儿的降生,让刘凯欣喜不已,“我几乎把所有的爱都倾注到了女儿身上,女儿出生不久,我就给她买了商业保险,手机里、电脑里全是她的照片和视频”。
可是,随着女儿的一天天长大,刘凯越看越觉得女儿和自己不像,心头的疑云越来越重。
直到2019年夏天的一个晚上,小梅给女儿洗澡时,女儿说出了上面的话。
“当时,我的心咚咚直跳,立即走到小梅跟前,问孩子的话是什么意思。小梅的神情很不自然,但很快找出各种理由搪塞我。”
刘凯说,女儿的话让他暗自决定要做亲子鉴定。
2019年9月的一天,刘凯偷偷带女儿到医院抽了血,之后将血样寄到上海一家亲子鉴定机构。2019年9月16日,鉴定结论显示刘凯不是鉴定对象的生物学父亲。
鉴定结论显示刘凯不是鉴定对象的生物学父亲
妻子与他人同居地点距家15分钟车程他没有立刻将此事告诉妻子,而是偷偷的暗中观察。
结果发现妻子以自己的名义另外买了一套房子,而这套房子与自己家的车程只需要15分钟。
而妻子经常和一位40多岁的男子共同进入这座房子。
而这位男子是一家公司的销售经理,有家庭,也有两个孩子。
妻子最开始是狡辩,后来见刘凯拿出所有的证据也就认了。


妻子与刘恺协商,愿意拿出50万元补偿刘凯,但是需要签一个保密协议书,但刘凯不愿意。
见刘凯不同意签订保密协定,2020年3月,小梅将刘凯起诉到了当地法院,请求判决他们离婚。
在刘凯提供的判决书中,记者看到,小梅在起诉状中称,她和刘凯结婚后,由于刘凯性格内向,夫妻双方沟通较少,缺乏交流,双方未建立起真正的夫妻感情,无法继续生活,请求法院判决他们离婚,依法分割共同财产,女儿由她抚养。
“本来是她出轨在先,现在反而将责任全推给了我。”刘凯说,为了不让小梅和赵刚的如意算盘得逞,法院审理案件期间,他没有将亲子鉴定的事情告诉法官,也不同意离婚。刘凯在答辩状中称,他们年纪尚轻,沟通出现问题很正常,以后应通过不断地努力加强沟通,减少隔阂。2020年4月28日,法院最终判决,不准二人离婚。


刘凯分析,几个月后,小梅会再次向法院提出离婚。“我不是不想离,就是觉得是她有错在先,现在她不想承担任何责任,反而要分割共同财产,这个我坚决不同意。”刘凯说,小梅婚内出轨的事情他已经向小梅的主管领导反映,前几天刚刚给泰安市纪委监委递交了举报信,泰安市纪委已受理,称会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。


7月17日,记者提出采访小梅,刘凯称,2019年9月,小梅回娘家后,先是将他拉黑,后来又换了新号,他现在没有小梅的联系方式。
当日,小梅的主管领导告诉记者,刘凯反映的事情是纪检方面的内容,他不清楚。小梅所在单位机关纪委一位工作人员称,小梅的身份不是公务员,是该单位招聘的一名普通工作人员。截至目前,他们没有收到相关举报,具体情况不了解。
对此,刘凯说,他会在下周到小梅所在单位的机关纪委继续反映。
 

版权所有:https://www.zzjdmy.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

成功案例success case

24H电话咨询 微信/长按复制